95岁清华老教授张礼开直播上课

95岁清华老教授张礼开直播上课
张礼(右)在清华大学物理系助理教授胡嘉仲的帮忙下上网课。(清华大学供图)  2月20日上午9:20,背着电脑包、戴着口罩、骑着电动车,32岁的清华物理系助理教授胡嘉仲出发了。  不一会儿,来到目的地。几声轻叩,95岁的清华物理系教授张礼笑脸盈盈地翻开门。  房门左边便是张礼的书房。  书房不大,略有年代感的家具静默无声,五斗橱上还贴着笔迹清秀的英文,注明用处。张礼的书桌紧靠着窗户,上面压着玻璃板,一个旧式的台灯,几本全英文的专业书籍,最中心一台崭新的电脑分外夺目。  胡嘉仲调出张礼电脑里雨讲堂的二维码扫描页面。  “成功登录!”张礼拿起自己的手机,悄悄一扫,笑着说。  这是清华大学春季学期课程《量子力学前沿选题》的在线讲堂现场。再过一会,清华园里教龄最长的张礼将和刚刚入职一年的胡嘉仲联手授课,和身处天涯海角的学生在“云端”相会。  “同学们要勇于想大问题,才干出大人才”  离上课还有一小段时刻,张礼和胡嘉仲已做好调试、设置铃声、蓄势待发。  “张先生,在线上课您严重吗?”  “哈哈,不严重,有嘉仲在,我就定心了!我把软件、硬件都交给他。”张礼笑言,“嘉仲是非常优异的试验物理学家,有他参加,这堂课打破了理论物理的研讨层面,引入了试验物理的视点,变得更前沿、更丰厚,这是非常值得等待的!咱们‘搭伴儿’,应战无极限!”  《量子力学前沿选题》,这是张礼整整讲了22年的课,也是胡嘉仲从教生计的榜首门课。“应战”,则是教了71年学的张礼一向饯别的“教育黄金规律”。  “张先生的课不像一般根底课程,一切内容都可以在书本里找到,先生的课有许多内容是前沿的,需求不断学习和研究,这让咱们觉得非常有应战。”十年前,仍是学生的胡嘉仲就曾坐在讲堂里听得如痴如醉。  “在线上课对您来说是一个应战吗?”  “最大应战或许是我的年纪让思维没有年青时那么灵敏了!”张礼的笑声洪亮又充溢底气,很难信任,坐在记者面前的他居然现已年逾九旬。  这对“师徒+伙伴”挑选了“雨讲堂”+微信群的方法应战在线教育。  “这种上课方法对学生特别有优点!”张礼说,传统讲堂学生们都“不敢”发问,而在网络讲堂,同学们通过微信群随时发问,教师们及时回答,一切问题一望而知,还能彼此沟通,促进独立考虑。  “同学们要勇于想!勇于想大问题,才干出大人才!”张礼反复强调。在他看来,长于考虑,勇于质疑,是科学家必备的本质,对培育年青研讨者尤为重要。  现在,通过几回试讲,张礼现已彻底习惯了在线上课的教育方法。  此前试讲时,呈现了几回网络卡顿状况,胡嘉仲及时提示他,网络讲堂声响或许推迟,PPT切换页面时要中止一下、再翻下一页。张礼牢记取。他们还想到了一个彼此配合的好办法——张礼讲课的时分,胡嘉仲用另一台电脑翻开“雨讲堂”,选用“学生视角”时刻“监听”着网络音质是否安稳,并翻开手机微信群,随时重视着同学们在群里提出的问题,做到全面掌控、时刻掌握、及时回应。  “即便了解,也要仔细考虑怎样讲可以让学生更好承受”  9:50,跟着铃声响起,张礼和胡嘉仲当即投入到严重的讲堂中。  “同学们,能听到咱们的声响吗?没有声响请在微信群里反映一下。”胡嘉仲说。  “教师们好!”同学们热心地回应道。  “同学们上午好!今日咱们要讲的是量子效应里非常重要的内容——超导,让咱们先了解一下BCS wave function。”张礼翻开全英文的PPT页面。  95岁的张礼随性安闲地靠在椅背上,手边的讲义放在桌前,其他再无任何文字资料。他其实并不看讲义,有时看电脑,有时爽性望向窗外,那些略显通俗的超导理论的延展及故事像泉流相同,自然地汩汩流动出来。窗外初春的阳光洒在他脸上,犹如蒙上一层和煦的光。  “这门课张先生教育了不知多少次,但他仍然每年亲身预备讲义,这次联合授课,他自动找我就讲堂的内容规划又评论了不知多少回。先生的精力,可敬、可钦!”作为教师“新人”的胡嘉仲慨叹地说。  从1998年开设这门课开端,张礼便是这么做的。  每次课前,张礼要用至少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备课,课程所用的PPT都是他亲手制造的。“即便是我很了解的东西,也要再仔细考虑怎样讲可以让学生更好地承受。”张礼说:“讲课是很活的东西,不是每堂课都一定能讲好。”所以,哪一堂课讲得好了,下了课后张礼就会感到“说不出的高兴和满足”,而如果某个问题没讲清楚,心里就会“非常别扭”,“我回去就会揣摩,等下次上课前再讲一遍。”  除了备课,张礼把许多时刻花在了看文献学习上。  在张礼的作业室里,柜子里、桌子上全都堆着满满的打印装订好的文献资料,而他的电脑桌面上,也存着鳞次栉比的文献资料。“前沿当然因时而异,课程就有必要不断参加新的内容,所以我也可以活到老、学到老。”  “好教师要把探究求知的科学精力传授给学生”  一个半小时的教育淋漓尽致,让同学们大喊过瘾。  “张先生讲课思路谨慎,逻辑明晰,长于从前史的视点娓娓道来;胡教师非常了解现在的科研前沿、试验技能和许多新的思维,两位教师彼此结合,让这门课程内容愈加充分丰厚,也更简略了解。”家住山西晋中的清华物理系大四学生张中弛激动地说:“讲堂之外,我也感触到了一种程门立雪的传承,长者倾囊相授,学生传承、反哺教师,学术路途才干越来越晓畅。”  而71年的教育生计中,张礼起先期望让学生学懂常识,后来他发现,更重要的是启示学生的爱好和研究课程的动力。在这方面,他有过铭肌镂骨的经验。  张礼在苏联列宁格勒大学做理论物理研讨生时,宣布了关于“电子-正电子体系的定态及其埋没改变”的论文,世界闻名的多电子原子理论创始人之一福克院士对论文很满足,期望他在这个方向上持续打破。为此还给了他一年相当于博士后的职位。但是其时的张礼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作业进一步深化的重要意义,所以只计算了一个最简略的问题交了差。十几年后,一位美国教授在此根底上深化研讨了凝聚态的多电子体系,并由此创立了“正电子埋没谱学”。  “而我其时,甚至连这个使命都没有意识到,空把时刻糟蹋掉了,这不是一个科学家的思维。”回忆起这段阅历,张礼连连摇头叹息:“在学生年代,评论、争论、质疑的进程我都没有训练过,我可真不期望学生们将来重复我的经验!”  所以,张礼在授课中总是期望可以尽量让学生了解,一种思维的创始者是怎样想到这个问题,又怎样解决问题的。  “自己知道1、2、3,就教给学生1、2、3,这不是一位好教师。教师有必要要把关于不知道的好奇心和探究求知的科学精力传授给学生。”张礼慨叹地说。  “教了这么多年书,有想过退休的那一天吗?”  张礼坚定地说:“除非有一天我的脑子糊涂了,看不懂东西了,那我不讲课了,就养老了。只需脑子还行,我就不会放下!”(记者 邓晖 通讯员 高原 刘蔚如)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